Cinque Terre

从衣食住行到休闲娱乐,在当今这个时代,一切都在朝着数字化方向发展,很多品牌商家在享受数字经济发展红利的同时,也正面临着丧失流量主权的风险。而一旦没有了流量主权,品牌就只能在流量变迁的时局中流亡。最典型的,莫过于依托平台发展起来的品牌商家了。

现在社会已经全面进入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也正是如此才催生了数字经济的高速发展,而在这个流量高度分散的时代,媒体碎片化乃至于粉尘化,信息呈指数级上升,毫无疑问的,流量成本成为了品牌最大的成本,现在社会已经进入了没有流量主权就会面临高昂的获客成本,就无法生存的阶段。

2021

就像早年间的众多淘品牌,他们因为瓜分了平台红利,以极低的流量成本换得极高的获客,才得以快速崛起,又因为后期流量成本的快速提升,获客成本的不断增加,而就此消失在大众视野中。其实不管是购物平台还是外卖平台,随着平台不断规模化,不断发展壮大,平台经济崛起之下,平台必然会掌握越来越多的流量议价权,品牌越依赖于平台就越被动。

“品牌的流量主权”这个新名词的提出者华与华创始人华杉曾在一个发布会中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就很好地解释了品牌丧失流量主权之后的被动:比如说一个婚纱摄影机构,它花钱开一个街铺,享受这一条街的流量,后来发现在互联网上买流量更快更便宜,于是就将临街店铺搬进了写字楼,把租金省下来购买流量,这个时候它其实已经把自己关进了流量监狱,每天只能等着流量商来给它送“牢饭”。

2021

现在很多品牌商家其实都是活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摆脱这种困局,品牌第一步就是要将流量主权夺回来,建立自主流量池。怎么建呢?其中一个方向就是线下门店。在上述那个例子中,如果那个婚纱摄影机构在互联网购买流量的同时,也不忘记发展街铺的流量,就不会将自己陷入到那么被动的局面当中。很多品牌也是绕了一圈才发现,尽管现在是数字经济时代,但品牌的自留地依然是线下渠道的经营。很多从电商平台发展起来的新消费品牌,也都开始着眼于布局线下门店了。

另一个方向就是线上的私域流量构建。在疫情期间,私域流量就挽救了很多品牌商家岌岌可危的业务。私域流量相当于连接了三方的流量,即渠道流量、广告流量和品牌流量,让流量主权的获得不再是一个黑箱,而是一个从零到百分百的进度条。在公域流量获客越难越难的今天,私域流量必将成为未来的趋势所向。

2021

其实不管是线下门店的经营,还是线上私域流量的构建,都是在为品牌商家建立一个自主的、可掌握的流量池。品牌拥有了自己的流量池,也就掌握了流量主权,也就自主掌握了未来发展的兴衰。主动出击才能掌握主动权,才能捍卫流量主权,才能掌握品牌命运!